您现在的位置:

大众养生 >> 正文 >

假文凭,让我既爱又恨

授人以柄,我遭遇人事经理性骚扰那年,高考前夕,一场车祸卷走了父亲的生命。之后,妈妈的精神一落千丈。受此影响,我以3分之差落榜。半年后,妈妈的病情再次加重。我经过再三权衡,放弃了大学梦,和妹妹一夜长谈后,加入南下打工的行列。来到深圳,我栖息在同一个地方长大的李桃那里。每天,我积极出去找工作,可都不理想。并非我拈轻怕重,而是月薪太低,家里抱病的妈妈和上学的妹妹都指望着我。那些天,我寝食难安。一天晚上,暗暗着急的我对李桃大吐苦水,我认为找不到好工作的原因并不是我自身素质太低,而是缺乏高学历。谁知,李桃笑道:“这很容易呀,买个假文凭不就行了!”两天后,李桃托人替我买来了一个师范大学中文系的假文凭。有了这块“红砖”,没多久,我便做了某玩具公司的人事经理助理。从此,我一腔热情,努力地工作,天天早上班晚下班。天道酬勤,因为我的优秀表现,提前一个月结束了试用期。但我心知肚明,其中,上司程经理功不可没。第二天晚上,我特意在公司附近的一个酒店宴请程经理。席间,他忽然走近我,一把把我拉起来,右手竟然伸进了我的衣服……我又惊又羞,一使劲,猛地把他往后推去。程经理一下子摔倒在地上。我喘着粗气,告诉他如果再胡来,我就报警。但,我的警告无济于事。他的嘴角浮起轻蔑的微笑,说:“你报警啊!我倒要看看,伪造假文凭是什么罪。”顷刻间,我愣住了。“当初,我一眼便认出了你是一个冒牌角色。我的一个侄女就毕业于那所大学,而且,她毕业的时间和冒牌的你是同一年……”我顿时觉得自己如坠冰窖,满心冰凉。“你是一个聪明的女孩,相信你能懂得孰轻孰重……”接下来他又一把抱住了我。我急得快要掉下眼泪。挣扎中,我摸到了一个碟子,“你再不松手,我就一碟子砸死你!”他怔住了。我趁机挣脱开来,拉开门,跑了,眼泪也在那一刻喷涌而出……就这样,我失去了我在深圳的第一份白领工作。下一页:不做卧底,我唯有再次逃避${FDPageBreak}不做卧底,我唯有再次逃避半个月后,我凭着假文凭应聘到某贸易公司做业务员,包吃包住,底薪800元钱,另加业务提成。由于有过假文凭“穿帮”的经历,我的心里压力比别人更大,所以工作也比别人更刻苦用心。我每天四处出击,累得灰头土脸。这份业务员工作让我发现了自己的潜质,我干得游刃有余,有了固定的销售客户和网络。4个月后,我由业务员升至组长,工资也涨了很多。生活对我敞开了阳光的大门,而且,随着日子的流逝,我对假文凭的惶恐逐渐消失。可是,我哪里知道,暗地里,老板早就像一条猎犬盯住了我。那天,发薪的时候,我发现工资比上个月高得离谱。捧着这厚厚的一沓钱,我就像捧了一块火炭。我想了许久,鼓足勇气,敲开了老板办公室的门,“康总,我不明白我这个月的工资为什么涨了这么多?”老板一点也不诧异。他示意我坐下来,亲自动手给我冲了一杯咖啡。然后,他笑眯眯地说:“小任,难道你不需要钱吗?”我平静地说:“不明不白的钱,我不能要。能解释一下,为什么吗?”他笑笑说:“我的公司不是慈善机构,给你这么多钱肯定是有目的的。本来,我想过两天亲自找你谈谈,现在,既然你来问了,我就告诉你,我打算给你安排一份重要的工作。”“什么工作?”“卧底。”原来,几个月前,贸易行业突然杀出一匹黑马,势头强劲,占领了不少市场份额,而这些份额从前都是康总的。“这个职位很特殊,如果是一般人,我还不放心让他(她)去呢。我对你也是斟酌了很长一段时间,才定下来。”“啊?”我愣了。良久,我才缓过神,说道:“康总,您为什么要选择我呢?”老板狡黠地笑笑,说:“一方面,你的能干有目共睹;另一方面,你有把柄抓在我的手上,我不用担心你出卖我。”“把柄?”我一头雾水。“也许你不知道,公司在每一位员工3个月试用期结束后,便会对他(她)学历的真伪发信函证实……”他的话不啻是一颗重磅炸弹。我大惊失色,一刹那,我脸色苍白。“您为什么不炒掉我呢?”我支支吾吾地问道。老板很亲切地拍了拍我的肩膀,说道:“别紧张!我是‘英雄不问出处’,唯才是举。你的能力和刻苦征服了我啊!”“你过去后做出成绩,等公司赢利后,我给你5%的红利,并且,赠送你一套价值50万元钱的商品房。如果你背叛我,我便把你持假文凭应聘的事告诉劳动局,让你永远在深圳找不到工作。”老板的语气很温和,内容却冰冷。我没有立刻回答他。一连两天,我的心里矛盾重重。李桃极力怂恿我接下这块烫手的山芋,她说:“据媒体报道,有些‘调查专员’还以刺探商业机密为职业,作为赚钱的一条捷径呢!”我还是没有接受李桃的建议。第三天,我下定决心离开了公司。下一页:陷入心理怪圈,我对假文凭既爱又恨${FDPageBreak}陷入心理怪圈,我对假文凭既爱又恨几经周折,我凭着那个假学历和做过业务组长的“含金量”牌子,竟然坐上了一个电子厂的业务主管助理的位子,负责招聘的那两位中年女士没有怀疑我的假文凭。当晚,我高兴得一夜没睡。但,两次被识破假文凭的经历,让我的心每天都七上八下。一个月、两个月……我像一个战时潜入敌营内部的特工一样,无时无刻不处在惊恐之中。那段时间,我的神经绷得紧紧的,一听到“假”、“学历”这样的字眼,心便一沉,做贼心虚地掠过一丝慌乱……我经常梦见自己的假学历露了馅,在同事们嘲笑、蔑视的目光里,我脸颊绯红地夹起尾巴,灰溜溜地被电子厂扫地出门……在极度的恐慌中,我拼命地工作,把日子安排得满满的,不让自己有半点空闲。晚上常常睡得很晚很晚,早上又早早起来出去跑步。我要让自己整日里疲惫不堪,我要让自己累得精疲力竭,才能将那束恐慌之火熄灭……阴差阳错,我的这种最原始的“意念转移法”却获得了意外的收获。上司刘主管见我成天马不停蹄地工作,甚至,还主动去协助别的部门,很是欣赏。他经常感叹地说:“小任,你是我见过最勤奋、最肯吃苦的打工者。”由于工作出色,刘主管辞职后,我被提拔做了主管。如今,我把主管的业务部打理得红红火火,工厂也是如日中天,但假文凭的阴影仍旧像鬼魅一样在我心里阴魂不散。我不知道我在电脑前敲过多少封辞职信,不过,它们又总是被我永久删除!我暗暗地决定:家里的境况好转后,我便积攒一笔钱去上夜大,捞取一个真正的高等学历的文凭。我心知肚明,只有拥有了真文凭,我那被假文凭煎熬了多日的心才能踏实下来,我才能度过一个安稳、甜蜜的夜晚。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

(以上内容仅授权家庭医生在线独家使用,未经许可请勿转载。)

本文来自家庭医生在线论坛,由网友发布,本站仅引用以提供参考,不代表本站赞同文章的观点。如您认为本文在内容和知识产权上侵害了您的利益,请与我们联系:020-37617988 。

© http://jkcp.yhqyi.com  菜籽菜谱网    版权所有